“五一”前夕,第10届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中国赛在上海开锣,在这之前的数年间,电竞俱乐部的纷纷倒闭和专业运营队伍的不断缩减,令中国电竞产业经历着产业链萎缩的孤独与苦闷。不过,在今年,中国电竞迎来了熹微的晨光。此前一度封杀电竞类节目的广电向电子竞技的内容推广伸出了橄榄枝;暴雪《星际争霸2》将采用“网游化收费”的运营模式。WCG中国赛运营方上海网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NEOTV)CEO林雨新表示,这有望改变电竞产业的产业链利益结构,并带动产业整体商业规模的升级。

产业链的孤独

日前,记者向WCG的投资方三星索取WCG组委会的运营盈利状况未果。不过,接近WCG组委会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除2009年亏损之外,WCG组委会近年总体保持着盈利状况,“每年大致有着数千万美元的营收。”

据介绍,WCG的营收大致有以下来源:首先是全球各国家和地区分赛区运营方缴纳的授权管理费用,据悉中国区这一费用大致为百万元级人民币;其二,是WCG总决赛的转播权,如NEOTV为此支付了约100万元人民币;第三块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块,是各分赛区运营商反馈给WCG的媒介宣传资源,WCG可将这块资源返还给三星。而三星在此之外,还通过KPI考核,决定每年给予WCG组委会的投资。

而在中国,自2008年起运营了3年WCG中国赛的NEOTV看起来做得挺顺,不过林雨新却不这么想。

“太孤独了,这条产业链非常不完整,这也导致了电竞产业在中国近年来一直走下坡路。”林雨新感慨说。

NEOTV目前每年有着一千多万元的营收,其中WCG运营相关的收入占比近半,但其背后是NEOTV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大包大揽。

据林雨新介绍,NEOTV覆盖了赛事组织、网络直播、内容制作、内容推广的全部环节。但这种“大包大揽”似乎并不是他们的本意,而是出于“业内无人”的无奈。

深感孤独的还有电子竞技俱乐部WE战队。“我们能活下来真的很靠运气”,WE战队投资人兼领队裴乐(WE.King)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感叹,凭借明星队员和多家赞助商的青睐,WE战队每年200万元的运营投入有了保障,但他目前能想的也是继续维持战队的存续,未来如何还难有定论。而在近3年来,WNV、上海的AbitStrike、[5]Element、天津的同人浩天TR、西部的HACKER等曾经在国内红火过的电子竞技俱乐部都已经销声匿迹。

“国内政策不明朗,市场商业价值缺失,投资方没有继续投资动力,俱乐部运营不规范,竞赛组织者不专业甚至存心只做一锤子买卖……所以难逃这样的命运。”一位电竞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林雨新表示,近年来电子竞技市场萎缩的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受到了网络游戏的强烈冲击。

他分析认为,一方面电子竞技强调对抗性,职业电子竞技更是走精英化路线,其受众较网游要小;其次,电子竞技软件只在发售客户端时能有收入,而网游则有着持续的收入,故其产业规模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没有收入就没有开发者的持续推动,而没有推动则整体产业规模上不去,没有产业规模则将失去群众基础、赞助商投入和政府政策的关注,这是电竞产业的一个恶性循环。

“电子竞技眼下发展空间太有限了”,林雨新告诉记者,他们正在介入网游市场,如和盛大“巨星”、腾讯DNF等项目进行合作。